杨氓氓

腐女,宅女,

hiahiahiahia

无耻老腿花式日:

不想复习系列之【阴阳师】
我他妈不想复习啊嗷嗷嗷
下周考英语很慌啊
算了玩一把阴阳师冷静冷静( •̥́ ˍ •̀ू )

我的老叶不可能这么可爱:

孙翔(认真且深情地):“我喜欢的人,叫叶秋。”


叶修(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我支持你。”


叶秋:叶修你是不是欠日了???

这个厉害了

抱熊氏:

终于把wifi和汪叽捏完啦!他们终于可以在我家天天一起愉快的探讨音乐梦想啦~
真的没想到这一对儿会断断续续捏了一个月才捏完,一直被挺多人问他俩什么时候做好,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捏个香炉……

所有工具和材料来自抱熊氏手工材料店。
部分衣袖和下摆使用了树脂土,其余主体部分材料全都是超轻粘土。

不染凡尘的美人

沉默的雪菜菜:

「“我们是血做的吗?”


“大部分是。”


“大部分?”


“我们是血和骨头和疼痛做的。” 」



——李诞

【all叶】叶受生贺开车24h--终宣

沉默的雪菜菜:

∠( ᐛ 」∠)_一起来吃粮吧


千里烟波:



在五月二十九日,我们活动将带给大家饕餮的盛宴,每个姿势,每个场景,只要是你想得到的,就没有我们没有的,在5.29日,我们将0点送上两道开胃菜,每一个小时就有一只叶修被无情得插入。




接下来是参加本次活动的各位太太:




00:00 @英雄迟暮                          王叶 




00:00 @麦翩行尤                          伞修                                    




01:00 @AnreS                              方叶




02:00 @倾尽一生只为你                周叶




03:00 @22                                 新生代叶




04:00 @皈依                                喻王叶




05:00 @双星并                              神秘




06:00  @曼珠沙华                         周叶




7:00@千里烟波                             双叶




8:00 @沉默的雪菜菜                    邱翔叶




9:00 @阳三月                                张叶




10:00 @白解尘                              孙王叶




11:00 @千霂                                  乐叶




12:00  @叶子🍙                             双叶




13:00 @长语                                  王叶




14:00 @秋萧索                               林叶




15:00 @喵喵颜                               韩叶




16:00 @六洵无决意。                    翔叶




17:00  @池言秋                             吴邱叶




18:00@烨笙                                   喻黄叶




19:00 @辰煌庙_                             神秘               




20:00 @我只有五块钱                     方叶 




21:00  @酷哥十方埋伏                    黄叶




22:00 @无人生还_                          喻叶




23:00 @木一421                        心脏组叶




23:59神秘                                       神秘


【APH/极东】半(上)

文笔超级好

雫:

1.来打脸之前说要停更的一篇花滑设
2.顺带一提这个人 @红线 也说过要画来着,大家赶紧去催催xxx
3.关于花样滑冰这一冰上项目还是个门外汉,如有常识性错误请指教|・ω・)


---
  闭上眼,王耀任音响流落出的钢琴声穿过指间,想象一股细软的沙从手指最末端处摩挲。
  听起来有些奇怪,但这个方法总能帮助他迅速融入音乐中。
  仿佛真的感受到指尖轻微酥痒时,他睁开眼睛,骤然的呼吸牵一发而动全身,声乐随即顺着臂膀爬上脊梁,旋绕腰间,引导着他朝后仰去。
  是支要将风驯服的舞。
  随舞蹈鞋划擦地面,他心里响起了刀刃在冰面上划动的飒飒声。
  像夏日,像大群白色的鸟从湖上掠过,翅尖割裂薄荷味的水面。
  于是他尽力让自己成为一只即将飞起的鸟而跳跃,踩着旋律的潮汐跃向空中,落下,颉颃之间,挥动羽翼。
  像游戈的鱼,像旋出伞面的雨珠,介于蒲苇紧绷与柔韧之间的姿态。
  乐曲接近尾声,王耀伸出双手自末指起一一收拢,随后曲起手肘交叉于胸前,迅速而充满力量地向身后张开,手臂划出的轨迹陡然停留在最后一个音符上。
  真的很像。
  王耀看清了镜子中喘着气的自己,仍保持着结束的姿势,是个很常见的动作。
  ——是个像他会做的动作。
  暂停播放器,王耀从包里取出一条干净的毛巾擦拭汗水。
  只剩他使用的舞蹈室格外宽阔明亮,风鼓起浅色窗帘布,吹度来树枝的摇曳浅唱,连着一息干净的清凉。
  舞蹈室另一端放着排落地衣架,上面整齐地挂着几件舞蹈演出服,色彩或浓或淡的衣料上布满亮片,在斜照的昼色日光间簌簌扑闪着。
  王耀看向那些各式的舞蹈演出服,想起许多他见过的优秀选手。
  或沉郁的,激昂的,或欢快的,浪漫的。
  在他们之间,拥有着像是常年浸染在湿润空气中生长而出的,乌鸦新羽般一头黑发的少年格外引人注目。
  稳固的基础与独特的表现力让黑发少年在青少年组锦标赛中脱颖而出,也让原本刚刚结束成年组比赛,只为消遣而来观看的王耀也不禁认真观摩起来。
  轻盈的起跳与精准的落地,他像只盘旋天际的游隼,优雅而过分精确的捕食者。
  用王耀的话来说,是故作成熟的青涩,锋芒欲盖弥彰。
  也正如王耀所想,那位少年毫无疑问成为了这场比赛的优胜者。
  戴上奖牌接过花束时,面对镜头的黑发少年稍显腼腆地垂下头捋齐了自己的额发,令捕捉到这一小动作的王耀忍俊不禁。
  在赛场上连转身向评委的那一瞥眼神都带着锐利,分明是十足地享受着成为全场焦点的样子。
  面对镜子,王耀又试着模仿了几个动作,终究是相像而已,无法抓住那丝凛然的气势。
  下场比赛或许能遇见他了吧?
  那时的王耀如此期待着,直到现在也保持着初见时的新鲜感。
  随手将毛巾挂在落地架上,打开音响,王耀再次闭上眼。
  一瞬间产生的念头,他希望此刻自己正立与冰场之上。
  每向前一步都是御风而行。



  这已是本田第十二次跑过河岸旁那列樱树了。
  此时压在头顶的夜色已逐渐转为冰样的黎明,世界随他苏醒,一切可能性在蓬勃的天空下展开。
  而他可以随心改变运动的轨迹,和冰上如出一辙,不必像在健身房只能固定在原地徒然奔跑。这是本田菊更喜欢在户外慢跑的理由之一。
  早间的风,晨光,花事,鸟啼,一些时日后都将产生或多或少的变化,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他都知晓。
  回到住所,简单地冲个温水澡,照例在厨房倒杯水。家里人还未起床,本田边用挂在颈部的毛巾擦拭着头发边走回房间。
  天尚未亮起,厚窗帘遮掩下的室内一片昏暗。
  打开台灯与电脑,回复邮件,查阅资料。一切结束后,本田菊又观看起一场以往的比赛视频。
  蓄在发尖上的水珠滴落在锁骨上,滑落下去,浸湿了衣领。
  他却没有继续将头发擦干的打算,视线一直追着录像里的王耀。
  对本田菊来说,王耀作为一名运动选手,他的技术水平并不能说是最顶尖的。但若作为一位表演家,称赞他的表现力最感染人心无可厚非。
  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
  表演家,本田如此评价冰面上的王耀。
  所谓表演,既可是四周跳落地那一刻手腕的扭转,踏着节奏的步法紧随韵律的蜿蜒前行,也可是每一处短暂的停留得以窥见到脸上的神采。
  但这绝不是附庸风雅的表演,王耀自始至终,就连指尖最末端也浸在音乐中,以至于快要窒息般地震颤着。
  那是只有他能触及的世界。
  本田菊无法学会他的游刃有余,也深知自己不去勉强尝试为好——这将会打乱他目前能掌握的所有。
  但,偶尔注目王耀时,本田也曾疑心他是在邀请自己,去触碰他身躯内部某种隐秘的事物。
  于是一再放弃的想法再被勾起。
  几年前那个蜷缩在家的冬日,还只是被称为“小将”的王耀第一次出现在电视机荧幕上,菊的眼前。
  他的前半场得分并不出色,却凭借一首经典激昂的电影插曲在后半场比赛的中段点燃全场,在他终止旋转的一刻,就已将比赛热度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但最终摘下桂冠的并不是王耀,事实上,中/国队至今也未能在这样的国际大赛上摘取一枚奖牌,而王耀之后的比赛成绩也仅在前十以内游移。
  无论如何,那时的王耀就已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摘取了本田菊眼里的那顶冰雪的月桂冠——并稳稳戴在了自己头上。
  表演结束,接下来是分数公布与个人采访环节。
  本田菊这才从屏幕上移开视线,偏头看向柜子里新置的奖牌,耳畔传来王耀的声音——听不懂的汉语,语调十分平缓而亲切。
  下场比赛或许能站在同一个赛场上吧?
  突然冒出的念头,本田菊立即用毛巾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又埋进双膝间,许久才抬起,露出一张皱着眉头的脸。
  录像里的声音沉淀下来,风吹动悬挂窗上的玻璃风铃,吹送来云影漂浮的低吟,窗帘缝隙透出一束清亮的微光。
  本田菊关闭录像,放起另一首曲子。
  拉开窗帘望向外面微明的街道,他搭在窗台上的指尖随节奏轻轻敲击着,眉间逐渐舒展开。
  天已经完全亮了。


-◇-
  十月的晴日明朗而澄澈,入目之景皆像几经滤镜一般,候鸟徘徊在清晰的航道上。
在比赛入场前的人群中,本田远远发现了王耀。
  对方正和同行的伙伴谈论着什么,大概是后辈之类的,时不时被满脸坏笑的王耀毫不控制力道地在后脑勺赏个大巴掌。
  “虽然是个美人但完全没有身为美人的自觉这一点……或许比起‘美人’这个单纯的属性更有魅力。”
  这句出自王耀女粉丝的一番话,本田菊忽然理解了。
  他确实生得好看。
  清俊的面容上没有半分女气,反之充溢着类属于少年的率性与纯粹。眉毛的形状,鼻梁的线条,本田菊说不出究竟如何好看,只觉着干净,仿佛是种隐秘的美。其中那双透澈的眼眸尤为吸引人,以至于让人不轻易察觉到,其实他眼尾微微上扬的形状也很好看。
  除却这番优势,意外地耿直和随意的性格也为他在国内外收获了不少女粉丝,但本人似乎对此浑然不觉。
  被人群包裹着,本田菊与王耀依次进入场馆,一行的伙伴在身旁对本田说了些什么,他没听清,只是含糊回应了几句,眼神有意无意地寻着人潮间隙一闪而过的王耀的身影。


  经过四个国家的接力分赛,最后的总决赛能在日/本举行,着实让容易疲于旅途的本田菊松了口气。
  从早上开始的首先是短节目,中场休息后再于中午开始长节目的比赛。
  而这次的大奖赛,最后成绩将计入选手比赛积分,用以获得此次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来到冰场,观众还没入场,工作人员的谈话声、器物的碰撞声,都附上了重叠的回响环绕于馆内,再吸收,吐纳,散落于一片微茫的冰面。
  本田菊深吸一口气,像是要把所有气味都留在记忆中。
  终于走到这里了。他想。
  相比技术上的难度,能否克服决赛压力发挥正常水平才是许多选手更为担心的事。
  因此,控制和保持适度的紧张感便成为关键——在这点上,本田尤其佩服王耀。
  再一次亲眼所见比赛现场时,本田这份敬佩又深了一层。


  短节目,王耀先于本田菊出场。
  迎着掌声绕冰场一周,王耀滑行至赛场中央,立定,场内瞬时屏息般安静下来。
  钢琴声响起,本田注视着王耀垂下头颅,等待,等待大提琴沉郁的低唱,他抬起下巴,右脚踏出起始一步。
  有如缓慢拉动琴弦的弓,王耀稳重地行驶于冰面之上,换足,改变前后方向的转三步,手部姿态始终收束着,双臂划出大幅的,舒展的弧,联结张弛有度。
  水钻在玄色演出服上闪耀,有如星空倾倒入深海,映入巨鲸的眼里。他的双腿即冰凉的鱼尾,静默而有力,遨游于无极的夜与暗涌的海间。
  钢琴声短暂休止的须臾,本田菊看到王耀左脚冰刀划开冰面,散出一簇可见的冰屑,是尾巴击打水面迸发出的水雾。
  一个漂亮的后外结环跳,鲸鱼跃出了海面。
  落冰的瞬间恰是旋律序章的结束,小提琴清澈的弦音加入进来。
  王耀立即将滑行速度提上,在疾风行进的速度中或俯身捞取,或转身甩臂,外勾步转体,一展一划,便逆风而起了。
  鱼身化为羽翼,王耀右腿浮起燕式之姿灵巧地环绕冰场。动作合着音阶的跃动连贯变换着,一个熟练的后外环结四周跳后紧接着后外点冰三周,完美落地。
  看来他今天状态不错。
  进入尾声,王耀后腿一蹬作为助力开始旋转,大提琴音被缠进。下蹲,旋转的速度更快些,小提琴音被卷来。直立,仍未停止的旋转,左臂紧贴着腰际,右手高举,像是将要触及塔尖一般,把潮水般的钢琴声收拢,将所有乐器糅合在一起,停下的一刻双臂展开,全数放走。
  于是声音同飞鸟远去,结束了。
  紧接着,如冰块落入沸腾的油锅上,掌声热烈地连响成片。
  本田这才送开交握的双手,发现手心已渗出汗来。


-◇◇-
  中场休息时间,王耀在走进洗手间的那一刻看到了擦肩而过的本田菊。
  “啊,请等一下……!”
  脱口而出的母语,不过内心一瞬间所想,连王耀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待他看到本田菊疑心说的是不是自己而回过头时,才发觉已经说出口了。
  “这里。”对上视线时王耀明显感到说话变得不利索了,勉强吐出几个单词示意,“……是我。”
  既然都已经把人叫住了,不自我介绍一下委实过意不去。
  走至面前,王耀才发现本田菊的脸上有清水的痕迹,似乎刚在洗手间用水随意地醒了醒脸,湿润的额发贴成几缕,鬓发上还缀着几粒水珠。
  “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名字是王耀。”无论曾经的自己有多鄙弃课本里那两个姓李的和姓韩的小人,真正同外国人打招呼时,王耀唯一想到的还是那句经典的新概念英语开头。
  对面本田菊显然愣住了,随即垂下头,露出了一种微妙生涩的表情,才局促而郑重地握住了王耀伸出的手。
  冰凉的,有些湿润的触感。
  “……”
  “……?”
  直到王耀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学好英语好在这种时候多说几句缓解尴尬的话时,本田菊才轻轻张开嘴,磕磕绊绊地回应道:“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本田菊的英文说得也不大好,很重的日式英语味,对方似乎也认识到这一点,回答得很是小声,王耀莫名松口气,尽力竖起耳朵捕捉他吐出的话语,不自觉往前倾了倾身子。
  “呃,名字是本田菊。”
  “本田菊(Honda kiku)?”
  重复了一遍名字的罗马音发音,看到对方确认地轻轻点头,还是初次使用陌生语言呼唤他人名字的王耀眼睛一亮:“我认识你!上次在……”
  话没说完,一位银发的俄罗斯选手走来,在本田身后停下了脚步,欲言又止的注视着他们俩。
  王耀这才发现他们正站在走廊正中间挡住了去路,连忙往旁边让一步,本田菊见状,也立即同王耀一起移到墙边。
  俄罗斯选手朝他们稍稍颔首示意,侧身走了过去。而王耀与本田菊则不约而同地向他点头表示歉意,随后又同时看向对方。
  看来洗手间门口并不是个很好的交流场合。
  又是一段无言,王耀挠了挠耳后,向本田菊提议先交换联系方式。


  “咣当”一声,王耀从自动贩卖机取出一瓶冰镇的矿泉水。
  就近寻个长椅坐下来,拧开瓶盖仰头就灌,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直沁入腹中,王耀眼前又出现了本田屈膝扶冰,贴地弧行时那段简且深的眼神——仍是上次所见,锋利似宝石的切割棱线。
  拧紧瓶盖,王耀索性整个人仰躺在长椅的靠背上,翻动着举到眼前的水瓶,手心再次感到冰凉而湿润。
  天空的形状在半透明的瓶中扭曲,瓶子周身开始凝出粒粒小水珠,一晃,水珠便落到黑发上,他又看到了打招呼时那个紧张,生涩,甚至还有些窘迫的本田菊。
“本田菊。”王耀用嘴唇无声勾勒出他的名字。
  感觉……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手机响起,王耀收到了本田先发过来的讯息。
  “王耀先生你好,很抱歉初次见面不能使用英文与您流利地进行交流,说实话我的口语十分差劲……希望能通过文字和您继续不久前的话题。
作为后辈,我一直很欣赏和敬佩您滑冰的表现力并深受感染,也很高兴能有机会与您面对面交流。
最后,我非常期待接下来的比赛,希望您取得一个很好的成绩。”
王耀觉着能在这些英文字母间看到一个小人在不停鞠躬。
“嘿咻”一声坐起身,喝了口水,王耀手肘支在膝盖上,用手机抵着下巴思索了会儿,回复道:
“叫我王耀就好,其实我的英文也很差……”
不行,不能这样说。王耀想了想还是将后半句删掉,
“其实我也不太擅长使用英文与人面对面交流,或许这样更适合我们。”
他回忆方才赛场上的本田菊,
“我在去年的世锦赛有见过你,当时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该如何形容本田菊的跳跃呢?利落的,爆发的,瞬息之间,那姿态一帧帧在王耀眼前闪过,赤色的衣角在空中燃烧。
“看得出来你的技术功底非常扎实,就算在成年组中也具有很大优势。”
那团飞舞的火焰并无预想中的于落地的瞬间星火四溅,而是以足见其水平的稳健结束——没有熄灭,只是凝成了一颗鲜活的宝石。
“我也十分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一起加油吧。”
——是颗还未打磨彻底的红宝石啊。
点击发送,王耀仿佛已经预见到那边小人受到夸奖诚惶诚恐的样子了。
内心泛开一股愉悦,王耀勾起嘴角,将手中空瓶准确无误投进几米外的垃圾桶中。


-◇◇◇-
  电子显示屏的光投入本田菊眼中,镀上一层玻璃质感的透亮。
  短节目计分榜上,本田菊与王耀仅相差三点三二分紧随其后,二人都排在前列,接下来的分组比赛应会安排在同一组。
  与一直以来仰慕的前辈并肩而站是什么样的感觉?本田菊只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要平静许多。
  譬如像现在这样看着大屏幕上两个如此接近的名字,他的神情看起来更像相隔了一屏玻璃辨别古老画布上的痕迹。
  但王耀这样突然地朝他打招呼可是把他确确实实地惊吓到了,彼时的本田拼图似的慌乱组织好的话语琥珀般凝在喉间,好不容易吐落出来简直像要砸了自己的脚。
  本田菊保证没有比这个更让他羞于暴露他英文不好的事实的时候了。
  然而,当双手交握时,那温暖却湿润的触感让他发现一件更为糟糕的事:手仍是湿的暂且不提,最重要的脸却满是未擦干的水痕,被对方完全看进了眼里。
  明明该是演练了无数遍剧本的主角,却因为仓促的上场而变成临时发挥的替补。
  犹豫再三,本田还是首先向王耀发送了信息,不想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


“本田,在听吗?”
教练在眼前打了个响指,本田菊才恍惚回过神,“啊……是。”
“刚才回来后你就不大处于状态的样子,没事吧?”
“不。没有,让您担心了。”
教练脸上恢复了些许肃然,“按平时来就好,不要有太多心理压力啊。”说着拍拍本田的肩膀。
“是。”
广播的女声恰好在此时传来,宣告本田菊的上场。他闻声推开护栏,向后滑去,教练的面容就此远离,在他即将转身时轻轻颔首。
王耀现在是否也在某处注视着自己呢?
边滑向冰场中央边环顾观众席的本田不禁想着。
删删改改,最后还是只对王耀简单回复了一句“好的。”
寻找未果,本田菊才感到迎接他的掌声渐次落入耳畔,不由背脊一僵,垂下头用刘海遮住视野。
他本是个羞于面对众人目光的少年。
即便走到这一步,历经大大小小的赛事,每接触到观众或评委聚光灯似的视线,本田便感到芒刺在背,如同自己是赤裸的,即将被恐惧吞没的猎物。
于是血液骤然冰冷,坚硬的鳞如多米诺骨牌的倾倒,沿着腿,臂,脖颈向上攀爬,嗜血般吸附他每寸肌肤,要将他铸成雕像。
但他也是个耻于懦弱的运动员。
乐章奏响的时刻,本田便以冲破桎梏之势举起双臂。
以强势控制恐惧,以风暴对抗雷霆。
滑行,变刃,身披沉重的鳞甲行动却毫不拖泥带水,大幅度动作迫使那尖锐的铁甲之片割开皮肤,濡渗出血来,他便化作一尾闪动着光泽盘曲前行的蛇。
进攻,进攻,进攻是他唯一的姿态,适手的武器。
由此,本田菊形成了别样的风格。
右足外刃起跃,左足于冰面一点,本田随音阶不断攀升的磅礴之势腾空而起,身上拖拽着的鳞片便任惯性飞旋闪动,至右脚刀刃与冰面相接时,磷光所依附的动作,俨然形成他的光辉了。
行过冰场外缘,音乐的波澜由惊涛荡入平缓,本田也如海上一叶小舟,借以寻得喘息的机会。
换足蛇行,捻步旋转,又向后绕场滑行,转身时无意一瞥却遇见了王耀——就在护板后,离赛场最近的地方。
事实上,处于高速运动中的菊所见王耀或许连一眼也算不上,若说是幻象的残影亦可信服。
但本田菊却笑了,蓦然回首间瞬时的一笑。
他本人并不理解这一笑的缘由,也无暇顾及。
协奏曲仍搏击着耳膜,本田以右脚为支点,左腿高抬过臀平稳飘掠,有如燕子尾羽划过天际,剪开了一切杂绪。
画圈,半径越来越小,下蹲,旋转越来越快。那空中纷扰的五线谱被他斩断后又纺锤似的全数缠绕至身,左腿前伸与冰面趋平,双手扶住附身贴下,飞旋,要编织一锦漩涡的惊歌。
本田发觉自己的状态正超越预想的冷静。
而骄傲与谦逊,挑衅与敬仰,少年的矛盾,年青的血液,答案或许都藏在那不为人知的一笑中。


-◇◇◇◇-
“哥。”
王嘉龙远远朝王耀招手,边走边朝他扔了瓶水。
王耀一手接住,拧开瓶盖灌了口,皱眉道:“不是冰的。”
“不要贪凉,对胃不好。”王嘉龙已走到跟前,抬起下巴指指体育馆示意,“颁奖仪式,不去看看吗?”
“当然不,我可是偷溜出来的。”王耀上半身搭在栏杆上,翻了个白眼,“再说猜也猜得着是谁。”——还把人家堵在了厕所门口。
“……”王嘉龙双手抱臂,盯了王耀半晌,“之前脚腕受的伤,还没完全恢复对吧?”
所以才在长节目上三摔失了几分。
“不打紧,再过几天就会恢复了。”
王嘉龙不置可否挑起眉,也不知道是谁躺病床上嚷嚷了半个月硬是要提前出院的。
王耀被盯得不自在地停下了喝水的动作:“别瞎操心了,你耀哥身子没这么娇贵。”
“不”异样严肃的神情浮现在嘉龙脸上,“我只是担心你发挥太烂丢人……”
“臭小子!”
话音未落,嘉龙后脑勺又挨了一掌。
王耀还想再说些什么,手机恰好响起,便连忙掏出手机查看讯息,看毕,却没有立即回复,对王嘉龙说道:“刚才那是落地时旧伤突然复发,重心没稳住才摔倒的而已。”
王嘉龙捂着后脑勺瞟了眼,发现王耀打开了手机里的英文翻译。
“下次,世锦赛不会出现这种失误的。”
望着面前专心致志回讯息的王耀,嘉龙张张嘴,迟缓一下,声音便溶在忽起的风中了。
“你好像非常期待这次赛事?”


本田正望着颁奖台上清一色属于白肤人深邃的五官与喜悦的面庞,突然被同行的佐藤搂过肩膀,脸颊触到罐装果汁的冰凉。
“哟本田,教练答应今晚让我们出去庆祝一番了,你想吃什么?”
“前辈们决定吧。”本田接过冰镇后的果汁,没有打开,偏着头只是微笑着,眼睛却眯了起来。
“这怎么行,你可是今晚聚会的焦点啊小子。”藤田对本田胸口来了一记拳,惹得后者笑出声来。
“没有的事。”略制住了笑,本田看向计分榜,自己的名字恰好出现在第一页上,“其实这次的成绩也出乎了我的预料。”
“嗯,但还不能松懈啊,再过几个月就是世锦赛了,你又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一向唠叨起来没完没了的佐藤突然停下来,紧盯着本田菊:“本田,你看起来好像不是一般的开心啊?”
“……是吗?”本田抚摸易拉罐上融化的水珠的手愣了愣。
“这么快就骄傲起来了吗?还是说……”
佐藤凑近了一些,轻声道:
“喜欢的女孩子答应和你交往了?”
面对前辈八卦的表情,本田才略微收敛起不自觉的笑容,无奈道:“怎么会……”末了,又极认真补充道,“我并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并且目前也不打算谈恋爱。”
还特地强调了否定的对象,佐藤不知道那些“菊酱后援会”的女粉丝们听到这种话该高兴还是伤心了。
两人边谈话边向后场门口走去,迎面忽掀起一阵大风,吹乱了本田菊汗湿的额发。
“那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那风忽又止息,午时以后的阳光洒落在两位少年头顶上,他们眼里是另一个辉耀着的明朗世界。


“当然非常期待啊。”
“因为下次也能遇见,一个很在意的人。”


-TBC-


——————


*参考曲目
王耀短节目的曲目是《Where's My Love》
菊的长节目是赫拉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用很多零碎时间写出来的产物_(:з
原本计划五月前完成现在就当开个坑吧x
需要考虑的事比想象中的多好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