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氓氓

腐女,宅女,

【双龙组】星之刃(短篇,完)

温柔


一月🌙:

(阴阳师,机甲童话)


 


1.


荒比星光锋利。


 


2.


荒作为帝国龙骑兵团的第二任团长,这个光辉的履历截止到一个月前。


 


“军部对‘天罚’的处理意见是永久封存……”夜叉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荒。


 


“唔。”荒专心把窗台外的风信子挨个搬回屋里,神色冷淡。


 


“……这已经是争取来的最宽容决定了。”夜叉心里没底,他宁愿自己的老上司像以往一样大发雷霆。


 


“我知道,”荒用软布擦掉手上的泥印,“没事。”


 


夜叉退后半步,将手中的禁足令轻轻搭在餐桌上,最后敬了一次军礼,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荒在窗边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邮差拨着车铃溜达到门口。


 


“这周的,老地方。”


 


荒递给邮差一盆新鲜的风信子。


 


“一周一次,你追女孩子呢?”邮差帮荒跑了好几次腿,关系算是不错,忍不住打趣起来。


 


“对啊。”


 


荒没有否认。


 


“我在追他。”


 


3.


荒其实连自己要追的是谁都不知道,对方顶多算是他失业再就业以后认识的同事——


 


某种意义上的再就业。


 


一个月前,荒带领的龙骑兵团在虫族围剿中遭遇滑铁卢。其实说到底就是一次败仗,顶多输得惨了些——


 


惨到载入史册。


 


偏偏龙骑兵团性质特殊,算是脱离军队的皇家特卫,在第一任团长手里还是帝国之盾,主职护卫;自荒接手以来成了帝国之矛,在几次重大战役中迅速建立起赫赫威名,地位超然。


 


风头太盛,就容易树敌。


 


荒怀疑这次的围剿出了内奸,原定的突围路线被敌方摸了个正着,兵团精英死伤无数,帝国震怒,直接将“通敌叛国”的罪名扣在荒头上,把人铐了回来。


 


不过还好军部的人证据不足,内奸一事不了了之。荒丢了工作,还不能出门,只能躺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钱——


 


那是不可能的。


 


他饿着肚子联系到夜叉,拜托对方替自己找份工作。


 


“你会啥呀?”


 


夜叉也很愁,这位帝国精英自出生以来精神力就是超S级的存在,简直就是被当成国宝培养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啥都不会,除了——


 


“我会打架。”


 


好吧。


 


夜叉倒真的给荒找了个合适的工作。


 


进黑市,打黑架。


 


一战成名。


 


4.


“今天的对手是‘风神’,”老板娘烟烟罗在通讯器中提示道,“你才来没多久,可能不清楚,他——”


 


“我清楚。”荒跨入营养舱,将精神力接通到斗技场的模拟现场。


 


“风神”,这个地下黑市排名第一的打手,传闻驾驶黑金机甲无往不破,神奇的是,他的机甲上没有任何进攻设备。


 


他本来可以比星光锋利,却从不出刃。


 


“装逼。”


 


这是荒对“风神”的第一印象。


 


然后他就被锤暴了头。


 


5.


“今天还是‘风神’和‘星辰’?押谁好?”


“当然‘风神’啊,‘星辰’对上他就没赢过好吗?”


“不一定吧,听说今天烟烟罗启用了虫族模拟战场,按照‘风神’以往只守不攻的作风,可能——”


 


台上的围观还在继续,虚拟战场骤然变换,两架机甲破风而至,重重坠在嶙峋的土地上。


 


黑金的那台属于“风神”,上面印着一枚龙纹,当初甚至因为这个标志,引发了黑市玩家对机甲所有者身份的激烈猜测。


 


在这台机甲不远处——


 


“给个面子啊伙计,”荒敲了敲操作台,“动一动,动一动。”


 


那台灰扑扑的大铁块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立直了。


 


台下一片寂静。


 


“来了哈,”荒将浩瀚如星海的精神力倾泻而出,“走你!”


 


灰色的机甲突然变换形态,如同一把利刃直接破风而去。


 


如果是“天罚”,可以更快。


 


荒暗道一声可惜,操纵机甲提起长炮,对准“风神”直接轰了过去。


 


6.


荒又输了。


 


他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利用模拟战场的地形将对方逼入绝境,一炮轰飞。


 


结果“风神”速度比他更快,甚至利用干扰的虫族打起了反击,在完全防守的战术下来了个绝地反杀。


 


“好吧,你牛逼。”


 


荒仰躺在灰扑扑的机甲里,生无可恋。


 


令他意外的是,黑金机甲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这台机甲是你自己组装的?”“风神”通过模拟网络对荒说道。


 


“……啊?”荒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些反应不及,“对、对啊。”


 


“很厉害啊,”那个声音继续道,“你应该不是专业的机甲设计师……”


 


“唔,也是迫不得已啊,”荒觉得耳朵有点麻,“原来那台被没收了。”


 


“这样……”


 


“那个,你也很厉害……”荒抓了抓莫名其妙烧起来的耳朵,“不然你教教我呗。”


 


“嗯?”


 


“就,教教我怎么在这种地形里作战啊,感觉你打虫族挺有经验的啊。”


 


荒有些庆幸现对方现在看不到自己。因为他的脸实在是红得有几分可笑。


 


就在他以为“风神”长久的沉默是拒绝时——


 


“可以,”对方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笑意,“可以呀。”


 


明明是真空,荒却觉得耳边有风动。


 


7.


两个人在连续的交手中迅速熟识。


 


“真可惜我现在出不了门啊,”荒十分惆怅,“每天就只能趴在窗户边看星星,你懂吧,就那么点大的……”


 


荒比划了一下,他还没来得及切断精神力,笨拙的机甲被带动着做了个一样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手舞足蹈。


 


“风神”愣了愣,突然笑出声:“可以看到星星多好,我还看不到呢。”


 


“啊?”荒有些惊讶,“怎么会?”


 


“我眼睛坏了,一边完全没了眼珠,另外一边感光能力很差,只能偶尔看到非常非常亮的东西……”


 


荒静了下来。他只听对方说因为受过伤的缘故不能出门,没想到伤得这么严重。


 


“我可以知道你住在哪里吗?”荒突然出声问道。


 


“嗯?你不是不能出门——”


 


“我想送你点东西。”


 


荒想起了窗台边的风信子。


 


8.


荒开始把大把的时间用在侍弄风信子上。


 


“……你别自暴自弃啊,”夜叉再来拜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还是有机会再扳回来的不是?”


 


荒掀起眼皮看了夜叉一眼:“别踩到花。”


 


“你真要改行当花农啊。”夜叉在荒身边蹲了下来,“好吧,我承认现在农业市场商机挺大——”


 


“你懂什么。”荒没再搭理旧部下,揣起小铲子开始拨土。


 


帝国之矛心里住进了一片月光。


 


从此星星格外温柔。


 


9.


荒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突然生上了锈。自己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早早退隐,等在黑市里捞够了钱,赚足老婆本,就拉着满车的风信子去找心里的那个月亮。


 


结果他和“风神”的一次常规对战突然被叫停——


 


外出执行巡航任务的龙骑兵团中了埋伏,和虫族的边界战线随后被切断。


 


全民备战。


 


得到消息的荒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


 


“怎么了?”黑金色的机甲落到荒身边。


 


“那帮蠢货是要把整个兵团坑进去?”荒卸下精神力,焦躁不已,“内奸这么久还没抓到,真把我这个团长当叛徒啊!”


 


“……你想去吗?”


 


“啊?”荒感觉有一瞬间的失聪,“去什么?”


 


“去前线,救你的部下。”


 


“可是,我没有机甲——”荒的眼神落在黑金色机甲颈侧小小的龙纹上,他心里突然升腾起一个奇怪的猜想。


 


这个猜想在下一瞬间就被证实了——


 


“我给你一台机甲,‘风神’。”


 


对方的声音像是从浩渺星空游荡而来。


 


荒几乎是瞬间明白了那两个字的含义。


 


龙纹处突然发出炫目的光芒, 黑金色转瞬被银白色覆盖。


 


那是龙骑兵团第一代团长一目连的机甲。


 


10.


其实一目连早在很多年前就挑好了自己的继任者。


 


“那个男孩,”他朝观察室扬了扬下巴,“你们为什么不满意?”


 


“呃,测试下来虽然精神力是超S级,但是极不稳定,”助理翻开手里的数据表,“攻击意识的数值已经进入危险范围,他、他太……”


 


“太锋利了,是吗?”


 


一目连透过玻璃看着荒小心翼翼地拨开土,往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有点像种子。


 


“就说是我的直接命令吧……他很温柔。”


 


一目连收回目光。


 


“等他成年了,就把兵团交给他。”


 


一目连还没等到荒成年,就先差点死在前线的一场战役中。


 


他其实宁愿自己已经死了。


 


战后的骨骼重塑手术让他彻夜煎熬,几乎再没睡过一次好觉。


 


等情况恢复了些,一目连想出去找点工作。一般的退役补贴根本无法担负起日常药物支出。


 


于是他加入了黑市,打起了黑架。


 


然后遇到了荒。


 


11.


“它会顺着虚拟网络找到你,然后带你去前线。”


 


银白色的机甲腾空而起。


 


“它是属于你的了。”


 


一目连卸去精神力,解开权限密匙。


 


“别死。”


 


这是一目连与荒分别前的最后一句嘱托。


 


12.


前线战况被随行的记录仪直播到帝国的每一台通讯设备上。


 


一目连坐在窗边听收音机。


 


“风神”从天而降确实引起了极大的骚动,不过战况也瞬间扭转。


 


现在需要精锐部队潜入虫族深处。


 


因为风险太大,被选中的战士被允许可以通过直播和家人说一句话。


 


过了几秒,一目连听到了荒的声音。


 


“一目连,你是一目连对吗?”


 


他的声音镇定而温和。


 


“你去窗户边,有星星。”


 


一目连仰起头。


 


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遥远的星海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整片星域突然闪耀起来。


 


爆炸声实在太大,淹没了收音机里喜极而泣的胜利欢呼。


 


一目连那只可以感受到微弱光亮的眼珠抖了抖。


 


他在瞬间看清了窗台上一整排白色的风信子。


 


13.


这次的反击战极为成功,最大功臣是之前被禁足在家的前任团长荒。


 


“风神”不愧帝国最强之盾的称号,将荒平安从爆破点带了回来。


 


“呃,你们……”荒爬出机甲,茫然地伸出手腕,“我私自在拘禁期溜了出去,你们把我铐起来吧……”


 


围上来的士兵面露茫然。


 


“嗨呀没事没事!”夜叉捂住受伤的手臂,一瘸一拐蹭了过来,“上面下了特赦,听说是上一任团长亲自去军部用军功换的。”


 


荒愣了愣。


 


“想不到你认识一目连?多少战士心中的男神啊,退伍这么多年从来没露过面……他是不是长得和教科书里一样帅啊?”


 


夜叉越说越激动,忍不住给了荒一拐子,随即又痛得哇哇大叫。


 


“啊?就,”荒只反应过来夜叉的最后半句话,“比教科书帅……吧。”


 


其实他也不知道。


 


14.


荒回到星球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一目连。


 


结果被邻居告知一目连刚刚离开,不知去向。


 


等荒还想再细找时,战后的各种庆典活动一下子缠了上来。


 


“我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强调过,今天一整天都要空出来,”荒烦躁地扯下领结,“为什么早上还是安排了外交会见?为什么要我去?下午所有的社交活动全部推掉。”


 


他好不容易打听到一目连去了邻近城市的中心医院动手术。


 


“呃……先生,”秘书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门,“先生,门口有一位——”


 


“不见。”荒弯腰挑选出一盆开得最好的风信子抱进怀里,“车到了吗?”


 


“那个,”秘书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道,“那位先生说,他是带着风信子来的。”


 


荒突然停住动作。


 


15.


一目连有些紧张地坐在待客厅的长椅上。


 


他才移植好眼球,右眼还被纱布牢牢捆绑住,只好用前额的碎发遮挡一些。


 


他手里抱着一盆白色的风信子。


 


然后,一小片阴影笼了下来。


 


一目连仰起头,来人的五官还依稀有他当年透过观察室看到的样子。


 


他胸前的白色风信子和一目连手里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的眼神就像当初一样温柔。


 


比星光温柔。


 


————END————


 


2017年的最后一更,送给大家一个属于星星的童话。


你们比星光温柔。


新年快乐,一月见:)

hiahiahiahia

无耻老腿花式日:

不想复习系列之【阴阳师】
我他妈不想复习啊嗷嗷嗷
下周考英语很慌啊
算了玩一把阴阳师冷静冷静( •̥́ ˍ •̀ू )

我的老叶不可能这么可爱:

孙翔(认真且深情地):“我喜欢的人,叫叶秋。”


叶修(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我支持你。”


叶秋:叶修你是不是欠日了???

这个厉害了

抱熊氏:

终于把wifi和汪叽捏完啦!他们终于可以在我家天天一起愉快的探讨音乐梦想啦~
真的没想到这一对儿会断断续续捏了一个月才捏完,一直被挺多人问他俩什么时候做好,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捏个香炉……

所有工具和材料来自抱熊氏手工材料店。
部分衣袖和下摆使用了树脂土,其余主体部分材料全都是超轻粘土。

不染凡尘的美人

沉默的雪菜菜:

「“我们是血做的吗?”


“大部分是。”


“大部分?”


“我们是血和骨头和疼痛做的。” 」



——李诞

【all叶】叶受生贺开车24h--终宣

沉默的雪菜菜:

∠( ᐛ 」∠)_一起来吃粮吧


千里烟波:



在五月二十九日,我们活动将带给大家饕餮的盛宴,每个姿势,每个场景,只要是你想得到的,就没有我们没有的,在5.29日,我们将0点送上两道开胃菜,每一个小时就有一只叶修被无情得插入。




接下来是参加本次活动的各位太太:




00:00 @英雄迟暮                          王叶 




00:00 @麦翩行尤                          伞修                                    




01:00 @AnreS                              方叶




02:00 @倾尽一生只为你                周叶




03:00 @22                                 新生代叶




04:00 @皈依                                喻王叶




05:00 @双星并                              神秘




06:00  @曼珠沙华                         周叶




7:00@千里烟波                             双叶




8:00 @沉默的雪菜菜                    邱翔叶




9:00 @阳三月                                张叶




10:00 @白解尘                              孙王叶




11:00 @千霂                                  乐叶




12:00  @叶子🍙                             双叶




13:00 @长语                                  王叶




14:00 @秋萧索                               林叶




15:00 @喵喵颜                               韩叶




16:00 @六洵无决意。                    翔叶




17:00  @池言秋                             吴邱叶




18:00@烨笙                                   喻黄叶




19:00 @辰煌庙_                             神秘               




20:00 @我只有五块钱                     方叶 




21:00  @酷哥十方埋伏                    黄叶




22:00 @无人生还_                          喻叶




23:00 @木一421                        心脏组叶




23:59神秘                                       神秘